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y的博客

收藏心情,分享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  

2014-11-24 12:12:21|  分类: 专家评野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

 

文/桂青山

 

与野人兄不见有二十年了。

英年勃发的情景如在目前。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在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的作家班上。都三十来岁年纪,意气风发,可谓人人握灵蛇之笔,怀隋氏之珠,大有文学天下,舍我其谁的抱负。记忆最深的,是野人写作时的情状:陋室窄桌,孤灯一人,下笔如江河,汪洋恣肆;成稿似飞雪,次第飘落。专注而神采飞扬,动情而笔触刚劲。当时笑问:诺贝尔正在诞生?头不抬,傲然:岂止?!

……

逝者如斯夫。

今年,重见于京师,虽现沧桑,依然豪放。饮酒至欢际,讲到现在已有诗数卷。新作又将结集出版。希望老朋友写个评。酒酣耳热,当时率尔应承。

其实,本不想再写什么诗评之类,尽管七八十年代,也草涂了些所谓的诗句、甚或也曾被叫做诗人。此日诗情淡如水,老去风情薄似云。尤其耳闻些当前诗坛的轶事传闻,梨花、桃运的,不过是一伙小儿女自我吹嘘、争风吃醋、纵欲矫情、乱打一锅粥的自言自语、自娱自怨的“小观园”罢了,谁有闲暇顾视?

却已经应承,还是在酒中承诺。酒品如人品。

于是打开电脑,准备开笔,偏又鬼使神差,遛到读书网页,被高尔泰的《寻找家园》叫了停。此书以前看过,感悟深沉。前几天有人告诉:有境外的全本在网上可查,而前时所看的“花城本”不无删节,且多有遗漏……果然!于是进入、投入、感动、觉悟,七个小时倏忽间,不时击节感叹。文学!真正到位的文学——时代与历史,风月与风云,形而上的深邃哲思与形而下的审美展示,形象与意象,认知与把握……相与为一。呜呼!大道无形,大言希声,何须赘言?文学生命的精彩,毕现其间!

……

沉吟良久后,浏览野人的诗歌文档。不料次第阅读……渐渐有了兴致,逐渐受吸引、有感触……终被震动——此处,也大有文章在焉!

静心下来,再一遍仔细研读、认真体味,不由得拍案而起,大“骂”一声:——好你个野人!!

酒品证人品,诗品也证人品。

从野人的诗句间,分明可看到他的人、他二十年来的精神轨迹以至灵魂之旅。他的诗与生命紧紧融合,尤其是——这生命又明显着历史与时代的印记,是一个大写的人在当代背景下生态与心态的美学写照。他的诗,绝不是供人把玩的小儿女的艳语私情,更不是附市邀宠的势利之徒的色相耍弄。而与高尔泰的前文,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

对野人兄,要刮目相看了!

 

一、他为什么作诗?

 

吟诗作赋的人很多。各自动机不同。

野人为什么写诗?何以要在这吐口唾沫就是诗的时代,还要挤进来当个诗人?是首先想弄明白的。

时间摘下空白

露出僵尸一样的脸

历史威严地看着废墟

 

脆弱的忧伤

锯开了寂寞的大脑

真挚从锯缝中流去  (《城市的大脑》)

锯开脑壳,让真挚从锯缝中流出——如此痛苦的情思,绝不是消闲解闷的呻吟了。而这只能从脑缝间渗透出来的忧伤,又根基何处?“历史威严地看着废墟”——分明潜在着黄钟大吕的意蕴与气势!大风起兮云飞扬,绝非儿女私情、市井卖弄。寥寥几笔,动意已明。

我枕着四季

把千丝万缕

输入了无期的程序

虚无的意志被打磨着

 

像干枯果核

生生砸着岁月的门

 

怜惜与惆怅在悄然中

完成着时间的公诉  (《年复一年》)

如此枯涩的情境,如此纷繁的丝缕,尽管在“悄然”间“怜惜与惆怅”,但还要坚持着岁月的“公诉”——绝非一己之私,更明白在焉!

总是在想

何时

能把想碾碎

看看想的里面是什么

 

总是在想

用火把岁月

点燃

看看岁月里到底

燃烧的是什么

 

总是在想

倘若

把一生的辛酸

倒在地上

辛酸滚动的

是什么

 

总是在想

把想碾碎  (《我在想》)

当代中国,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“想”,但有浮泛的庸懒之想,有狭窄的个体之想,有表层热闹活跃其实内里空洞、从众随时但无我的“想”,也有着种种畸形的病态的时髦的杂乱无羁、无稽之想。野人呢,却要将种种的“想”碾碎,在颠覆这种种的“想”的过程中,“看看想的里面是什么”!

换言之,他是要无情解剖当代社会这种种的“想”,进而发现什么、张扬什么、启示什么……。

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当为世而作。诚如是矣。

 

二、他的诗,写的是什么?

 

一言以蔽之:独到人文审视、深思下的时代意象。

秦始皇手里

从没攥过苦难者的背影

杜甫在这背影中

咀嚼着昨天的故事  (《昨天的故事》)

作为一种意象,秦始皇自然不仅仅是公元前221年一统华夏的那位君主。风云浩荡,关山汹涌。“奉天承运”主宰华夏、南巡北狩、高唱大风的“高祖们”,谁耐烦体味浮沉于历史大河间亿万百姓苦痛的身心?!谁真正顾及为其伟业奠基筑城的黎元艰难的形影?!……纵然有个把“诗圣”记写些所谓的诗史,也不过浅吟低唱、“白头宫女在、闲话说玄宗”式地咀嚼些供人感叹的故事而已,于世于时于事,何所补益?!

风被空气拧干了

痛得龇牙咧嘴

咬着树干

 

远处人在呐喊

在喊什么  (《昨天的故事》)

请君莫止俗尘叹,当代风云动荡中。野人的诗中,作为一种特定内涵的艺术意象,“风”多次出现。通过字里行间的体味,我们分明可以感受他的寓意——“风”者,整体的世态也、生态也、情态也、心态也。野人以传神的形象,表现着这其中的痛苦、挣扎、发泄与呼喊。

然而,现实毕竟严酷、深重——

风疲惫了

吃力趟过黑夜

清晨下贱地躲在风后面

纸盖着一堆的谎言

 

瘫痪的意志

被雨搁在沉思里

岁月卡在装置上

焦躁地看着导演的脸

 

疲惫了  (《装置》)

好一个“装置”的意象。冷硬的机械的统一运转、又谁都身不由己地大装置,整体的难以抗拒的机器体系!个体与个人,在其间只能异化为“齿轮”(各种要员、典范、大角色)、“螺丝钉”(大众、草民)。整体装置,沉重而顽强,依着导演的意旨与既往的惯性,犹如古老的水车,吱吱呀呀地缓慢地运转着。在这过程中,意志被瘫痪,谎言在堆积,焦躁的岁月奈其何?风难免疲倦了……

但,真的一味疲倦下去不成?

疯了

把自己撕成一条条

铺在偷来的空间里

空间被拧成发辫

捆着虚无

 

疯了

把自己砸碎

世界变成一块块

历史变得破碎

时代

啃着僵硬的语言

 

疯了

跳进篝火里

火爆烈

火苗四窜

从火焰中抱起烧焦的岁月

用贪婪清洗着

 

疯了 (《风疯了》)

好大的气魄,这种抑制不住的迸发——形象毕现,还何须赘言?!

如果上述是当代总体状态的比拟,下面的诗境,就有着现实存在的抽象体现了——

把肉体放在当铺里

把灵魂借给上帝

只剩下悲哀

被岁月撕着  (《悲哀》)

物质存在被迫的集体典当,精神世界的虚妄寄托,这就是当前的岁月(人生、时代)吧。灵与肉的分离,又如此的各自状态,也就惟有深锁、潜在的悲哀了。

悲哀往往能够开启觉悟。但时下,又哪里有如此意义与层面的悲哀!更多的则是机械沉沦中的寂寞乃至虚无。甚或到了“哀莫大于心死”的境地。

光被搬到窗内

人沉沦在时光的梦中

机械的愿望

咬着呆头呆脑的心事

更增添了夜的浓色

 

打开寂寞

挤出的却是虚无

无奈的愿望叠加在虚无上  (《夜在寂寞》)

人们现实了,实际了,得过且过了,苟且偷安了,乐不思蜀了,谁耐烦再费心劳神地追寻那“抽象”的东西、那形而上的东西。要什么哲学?管什么意义?问什么终极?生活变得简单了,只剩下了“机械的愿望”、“呆头呆脑的心事”。于是,纵然寂寞,内里也不过虚无。人,物化了;命,虚无了。高深莫测为天;无可奈何是命。

真的就认命随天不成?!就再没有了底层深处的孤独的凝望与期翼?

抽象事物寂静着

记忆变得荒芜

 

一个孤独的人

停立在沙漠里

眼睛

呆呆望着深处  (《抽象的思考》)

这里的“孤独的人”,当然应是大写的“人”了。“抽象世界的寂静”使记忆荒芜,但眼睛还再“望着深处”,尽管呆呆地——这,就还有生机在。感到了孤独,恰恰体现着视野已经开阔!于是,近百年来宿命般的命题又摆到人们面前:处于风云大变动、社会大转折的历史关头,应该作怎样的国民?应该如何展开健康的生命?

那么,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,今天状况如何?

先生

死亡在哪

 

他蹲下身去

在地上画着圈

圈画得不圆

从空隙中映出苍白

 

我蹲在地上

也开始画圈  (《空隙》)

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而能够提出这“哀”与“怒”命题的背后,不已经潜在着新时代的启蒙、觉悟、升华乃至涅槃?!

大哉野人——视野开阔,思维深邃,笔力沉雄。

 

在上述种种宏观、总体的意象表达后,野人的诗句进入当代社会生活的具体领域,以其不同层面的美学展现,使我们有更感性的认知与体味——

事实和喧嚣塞满了城市

城市显得很沉

人们握着同样的车票

在栅栏口拥挤着

像归圈的羊群

 

圈里

是坐是站是卧

一种渴望得到了满足

另一种尊严却在变形

最后

在理解中收起

信任的眼神  (《放牧》)

谁能无视“事实”?但“事实”若只成为“现象”,就可悲了;“喧嚣”自然热闹,但“喧嚣”若失去了“旋律”,则应反思。此诗透过事实与喧嚣,凸显了城市的本质——一个“圈”,形神毕现。尤其对进入“围城”间的“羊群”的解析——“渴望得到满足,尊严却在变形”,彼此“理解”了,但这是以抛弃“信任”为代价与前提的!

在城市里

人和苍蝇都在移动

苍蝇落在路灯上

看着高楼上一个人

做着跳下的姿势

 

下面的人

在吵闹着

叫喊着

像罗马竞技场

 

上面的人跳下去了

去的壮观

下面的人笑了

笑得坦然

夜很黑

被惊吓的苍蝇

在夜空中飞着

 

古城门前

人和苍蝇都在移动

一辆轿车

从出城和进城的队伍中间

驶过

 

队伍里没有语言

僵硬的舌头

被钉在烦躁上

他们生活在制度里  (《大城市的心态》)

或者,这是对人异化同苍蝇的譬喻?在后现代文化浸染的大都市游乐场中,有人做着下跳的姿势——是自杀以震世?还是做秀以邀宠?谁耐烦计较——“下面的人”只享受即时的欢笑就是。而这笑的背后呢——却原来是不能言说、无可言说的“烦躁”。这烦躁又源于何处?是否蕴在“轿车”与“制度”的阴影里?不得而知。

 

    胡适先生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创作了一首引起大反响的白话诗:“人力车夫”。在当时燕语呢喃的新诗坛上,作者首先将目光关注到“不宜入诗、缺乏美感”的穷车夫身上。其引领时潮的功绩,其振聋发聩的影响,博大深远。于是,相对于类似的近日诗坛,野人诗句中“农民工”出场,就不能不令人拭目——

人影

在瑟缩

冻僵的脸

堆积着无奈和苍凉

身旁挺着一个袋子

装着一年的辛酸

棍伤开始疼痛

 

绝望和希望

这是人生的几何

他试着爬起

失败了

伤口像在油里煎着

浑身蹿着火苗

他昏死过去

……

眼前出现了

各种花炮的粉末

孩子的笑脸

还有一杯杯喜庆的年酒

他笑了

笑得那样甜

……

风撕扯着碎雪

发疯似的咆哮着  (《农民工的残冬》)

对沉迷在语言把玩间的“盆景诗人”而言,这诗或许太粗糙、太平白;对自恋于小儿女温软私情的“娃娃作者”而言,这诗更太无诗意。然而,什么才是真正的诗?——它决不能仅仅是语言的杂耍、符号的雕琢、意境的杜撰。它的根基所在,须臾离不得时代真实的生活与生命——无论是直接的展现,还是间接的潜在。因之,在一定程度上,野人的诗对纠正时下造作、浮夸而空洞的诗风,大有意义。

 

三、野人诗的审美意象表达

 

纠正枝桠的偏颇,并不等于丧失主体的必要。诗之所以为诗,其文字与意境所营构的“美”,一时一刻也不能缺失的。“质胜文则野;文胜质则史。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”(《论语·雍也》)孔夫子所言,岂止在于做人之道?人、文一理。野人的诗句与诗境,在意象美的创造上,亦大有可观者——

夜很黑

恐怖

 

马牵着夜

蹄声扣在土地上

很脆  (《夜曲》)

环境、物像,色调、音响,简练而鲜明,简单而深邃!一个“牵”字,一个“扣”字,别致精确、跃然欲出、形神毕现!

风瘦骨嶙峋

站在冬的面前

身上印着鞭子的痕迹

 

风被夜赶出

他孤零零

四处游荡着

春天丢了  (《丢了》)

野人诗中,作为一种意象的“风”,随处可见。而此处的形态,更见得诗情与画意的完美融合。此处的遣词造句,绝对精美;却又绝不是仅仅为了显示语言的才华。谁能看到风的鞭痕?但从此诗中,谁又能感受不到这“瘦骨嶙峋”身上的鞭痕?深沉理性潜在奇异、灵动又惟妙惟肖的形象里。尤其最后一句:“春天丢了”,简直令人拍案叫绝!野人,确实大诗人矣。

夜怀孕了

挺着肚子

不可一世

 

思维在变形

城市抽搐

草原模糊不清

 

光在夜的边沿上

疼痛着  (《夜漆黑》)

“夜”在野人的意境营构间,勿庸置疑,有着既定的含义。于是,那挺着肚子、不可一世的意象,褒贬既在,不必赘言。最欣赏结语:“光在夜的边沿上,疼痛着”——我们仿佛站在夜色压抑的草原,看到了天地交接处的光晕(黎明的晨曦?宇宙的亮色?)!然而,这光,正在疼痛着——于是,现实与期翼,希望与痛苦,在我们的心间世界复杂着……简明确切到极致,又阔大深沉到极致。不由得使人异想——它怀的是怎样的东西?是延续自身的夜的孽种?还是叛逆母体的黎明的生命?光在疼痛着,疼痛之后的必然分娩,结果将如何?……拭目以待!

野人的诗句中,也有另一品格的试验——

1

把月亮嚼成片

放在星星上烤

清晰

如祈祷殿上的蜡烛

光暗淡

2

把岁月

捻成种子

种在生活里

期待如锅脐上的灰

何时复燃

3

把记忆刈下

捆在凄凉上

天真

在窗后怀念着  (《窗后的怀念》)

很明显,作者在这里刻意营造着独特的意境、锤炼着别致的语言,大有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执着。但恕我直言,做的稍觉“过”了些。自然,这也是见仁见智的一己之说,聊供参考而已。

 

但总而言之,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,三者达到了相与为一。难能可贵!

从中,当前诗坛可有最基本也切中时弊的启示——

一、应有对时代的体验与相应的人文觉悟。既不至于浮泛的应酬、应制之作,也避免纯粹个人化的私秘情语与荒诞呓语。

二、无论意境的营构还是语言的锤炼,确是诗之为诗的基石。诗,毕竟不同“口水”——尽管它可以、也应该有各种风格与流派。

 

野人的诗歌成果,实堪瞩目。

期待老兄在诗坛,才思汹涌,大作不断,永泰永昌!

何时一樽酒,重与细论文?!

 

2007年11月22日于北师大励耘楼

 

【桂青山】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,著名评论家。
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7-19 08:11
紫浪随心
大哉野人——视野开阔,思维深邃,笔力沉雄。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7-11 19:33
三溪洞人

诗也精彩、评也精彩,真所谓珠联璧合,美哉!妙哉!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6-29 16:52
兰草儿

自卑感又加深了,网络里真是藏龙卧虎呀!


 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6-24 09:16
wenhua6681
   把生活的经历捻成食物,慢慢的嚼,慢慢的回味。在血液里慢慢的消融,遇到杂质,无法消化的,竟变成了硬块凝结在一起,变成了背叛,无处可逃的选择死的来临。那就是生活的答案了吧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5-26 23:00
回归自己 寻找存在

叹!我能否转走?!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10-07-29 11:26
牧云

静心下来,再一遍仔细研读、认真体味,不由得拍案而起,大“骂”一声:——好你个野人!!

 

呵呵,也是性情中人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10-05-19 18:14
自由鸟
入木三分的深刻评阅,为我们更进一步解读野人老师的思想做了最好的铺垫!欣赏!!!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9-08-08 21:12
潇湘蓝雁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
把肉体放在当铺里

把灵魂借给上帝

只剩下悲哀

被岁月撕着  (《悲哀》)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9-05-25 07:20
暖根(叶落花开)
拜读了,学习了
“他的诗与生命紧紧融合,尤其是——这生命又明显着历史与时代的印记,是一个大写的人在当代背景下生态与心态的美学写照。”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9-05-22 20:43
沧浪之水(Su)
记得听谁说过:现在的人写诗的人少了,玩诗歌的人多了。我管理了一些圈子,很多人把自己写的分割开的长句子叫做诗。
我感觉无语了。诗歌应该是有深度,有见地的。野人的诗歌很不错,最起码我这样认为的,最起码简练,深刻。
也听过几个人说起野人先生,对他的评价很悬殊。我读了一些野人先生的作品,感觉很好,我就是这样的感受。
祝福野人先生,虽然我不师从野人先生,但是也可以从野人先生的诗歌里吸取营养。让自己做一个诗人,而不是一个玩诗歌的人。
也希望那些只会使用回车键的诗人们觉醒吧,诗歌的根本出路不在于回车键的使用上,而是要用心去书写的
 最后希望野人先生永远开心!!!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9-02-05 11:39
宁静
读野人的诗,读对诗之评,深受裨益!也一次次感受诗之魂!诗之韵!品诗品人,鲜活其中!!!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9-08-08 21:12
潇湘蓝雁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
把肉体放在当铺里

把灵魂借给上帝

只剩下悲哀

被岁月撕着  (《悲哀》)

读到这里,心痛了!忍不住……流泪了!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12-01 19:09
若尘
拜读老师的诗 有一定的含义 又有力度  从诗中品出老师的人品  德艺双全 诗评也写得好 精彩
回复| 删除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11-06 10:53
轻柔的风
相信洪永泰老师的诗将会成为一种时代的风格,独特的魅力,吸引亿万眼球,并为之叹服!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8-19 14:39
香茗

看着看着怕是以后自己不敢再写了。

这才是诗歌,诗画,如歌如画的诗!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8-01 09:15
秋曳

读老师的作品,我感触最深的是“直入肺腑”!

这是一种力度。

我便想,这样的力度从哪里来呢?答案应该是品性或秉性吧?

我把这理解为对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生灵有着无法舍弃的深爱,很深-------

 

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7-27 08:39
泽熙
真正的诗人是思想家、哲学家、艺术家,并首先是一个忧国忧民的批评家,朦胧的语言透出真挚的爱
 
【野人诗歌评论】野人的人、诗与时代 - 野人 - 野人
2008-07-25 06:47
子曰诗云

苟且之徒,不懂诗歌,看了评论,果然是教授水平;

偷生之辈,不懂诗歌,看了评论,于是也看得点懂了.

水平高底没关系,能力大小没关系,懂与不懂没关系,重要的是人要心善,思考,正直,自省,.......书法,诗歌,艺术都一样,良好的修养,高尚的人品,则会有更好的作品,才会到另一人层次,所以野人老师的诗大家都说好,您本人应该是德艺双馨了.

圈外人的评论,

不懂诗的人,能看出人品也不错了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