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y的博客

收藏心情,分享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一曲灵魂深处的回音(三)  

2011-04-20 20:57:34|  分类: 专家评野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转】一曲灵魂深处的回音(三)

诗评:一曲灵魂深处的回音(三) (下) 发表于 2011-2-1 14:54:25

文/牧云

海子前期的诗我没读过。后期的尤其是他临去前留下的读过几篇,感觉大都进入了原始认知的深层。如他生前最后留下的诗篇之一《黑夜的献诗----献给黑夜的女儿》:“留在地里的人,埋得很深”,他“在丰收中看到了阎王的眼睛”,“天空一无所有/为何给我安慰”,最后一节“走在路上/放声歌唱/大风刮过山冈/上面是无边的天空。”这样的诗读来让人灵魂战栗。再如徐志摩不大被人关注的《为要寻一颗星》:“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/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/黑夜里躺着一具尸体/---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!”这首诗同样令人惊异、震颤。他们何止是切入得极深,某种程度似乎写出了诗人的宿命。我们都知道徐志摩飞机失事,英年早逝。海子写下这诗后不久即卧轨离世。难道他们能洞彻生死?新诗以来,已有不少成名和未名的诗人自我了断,将他们的名字一一罗列出来会让人惊怵不已,它促人沉思。国外的研究数据也同样不乐观。曾看到有文章说海子用自杀给诗坛留下了“神话”,我祈祷这样的“神话”不再出现。还看到有些无聊之人将海子事件往“行为艺术”上扯,真令人厌恶!这些内容本是此文(二)中的题旨,原想结合一湄这首诗展开来谈,可下笔时又多生顾忌,迟迟不敢动笔。文笔臭倒是不怕,原本就是习作,有高人批评才好。问题是一些内容太沉重、太过敏感,只好暂且放弃,在此稍事提及作罢。故本文没有(二)。

 

野人(洪永泰)先生有许多优美的容易读懂的诗作,更有大量幽晦苦涩的诗作思辨性很高却难以读懂,我想主要的也是切入原始认知太深的缘故----那是少数人能抵达的领域。加上他酷爱练字,用词简练,切割去枝蔓,以至难解而遭人质疑、诟病。说到野人不妨多啰嗦几句,我认为野人的诗应放在诗史的层面来看待,否则等于贬低了他的实践。他走的是与当今诗坛完全不同的路数,是有创新的,从没有人像他那样写诗。记得我曾用“瞠目结舌”来形容初读他诗歌的反应。无论今人如何评价,谁都否认不了其独特性,他的探索、实践也许已经超越了当今时代。当然,他也有过于雕凿的牵强之作,这另当别论。我在《品读野人》一文中称野人的诗为“阳春白雪”,是基于我的一个诗歌观念:诗,应该坚守它的高贵血统!大众化绝不等同普及,平易也不意味着流俗、媚俗!

全文完

(真诚欢迎半岛诗坛的朋友们、各位老师批评,牧云先行谢过!)

2010.12.18-19初稿
2011.2.6 夜 再改

* 引用、参考的主要书目:《精神分析心理学》(世纪心理学丛书4,沈德灿),《我是谁:心理咨询与意象对话技术》(朱建军),《“纯诗”的中国化研究》(高蔚),《为凤凰寻找栖所--现代诗歌论集》(王家新)。

* 野人(洪永泰),著有《敲门》等多部诗集,新浪,网易都有博客。

 

这是2011年2月6日发表在《半岛诗论》上,署名牧云的文章。其中有关海子与野人老师诗歌评论部分我转了过来,供大家学习欣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xy  2011年4月20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